当前位置: 太阳集团 > 交流平台 > 正文

他在姐夫松下幸之助的"松下电器制作所"当学徒,

时间:2020-01-06 00:08来源:交流平台
面向世界 1兆日元是什么样的概念,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。从字面上看,1兆日元就是1万亿日元。但这仅仅是抽象的概念,如果换个形象的说法该如何表示呢?日本三洋电机公司总经理

面向世界

  1兆日元是什么样的概念,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。从字面上看,1兆日元就是1万亿日元。但这仅仅是抽象的概念,如果换个形象的说法该如何表示呢?日本三洋电机公司总经理井植薰打了个这样的比方:如果以每秒钟赚1日元来计算,那么赚1兆日元需要用31710年;如果将厚度约1毫米的1日元硬币一块块地叠起来,那么1兆日元的硬币可叠成100万公里的长度,可以绕地球25圈,或者从地球到月亮打个来回。他为什么算得这么清楚呢?因为三洋电机公司在他的领导下,从1979年开始,年销售额达到了1兆日元,80年代后几年,每年更高达1.5兆日元以上。年销1兆日元,即使在经济高度发达的日本,也只有本田、丰田、索尼等屈指可数的几家大企业能够做到。而三洋只是一个1946年12月才起家的"战后派",其发展速度之迅猛令人惊叹不已。

初试成功的三洋更是鼓足干劲往前冲,1952年,在兄长的建议之下,三洋又开始了洗衣机的研制和生产。就在他们的实验品即将推出的时候,英国胡佛公司的新型洗衣机面世了,可以说,三洋的一切心血都付诸流水,但井植薰没有泄气,他权且把已经投入的几十万当作学费,再次投入了洗衣机的研制中。

  1兆日元,既是三洋公司由小变大,跻身日本乃至世界家电行业前列的标志,也是对三洋公司总裁井植薰卓越经营才能的最好嘉奖。

1953年春,日本第一台喷流洗衣机试制成功,同年8月投入生产,被命名为SW-53型,定价28500元,是传统搅拌型洗衣机售价的一半。它第二次让世人为之惊叹。经济评论学家大宅壮一甚至将这一年称作“电气化元年”,三洋的成绩让当时的松下幸之助都为之赞叹,这个曾经的属下已经越来越能干了。

  1911年2月9日,井植薰出生于日本淡路岛一个撑船运货的船夫家庭。未满4岁,父亲就因病逝世。母亲带着8个儿女饱受生活的煎熬。井植薰14岁高小毕业的第二天,就离开家乡来到大阪,他在姐夫松下幸之助的"松下电器制作所"当学徒。

1955年,再接再厉的三洋公司推出14英寸电视机,同样是以价格便宜大受顾客的欢迎。当时,日本电视机价格一般为每英寸1万日元,三洋14英寸电视机以不到10万日元的价格出售,售价下降1/3之多,很快便占领了市场。

  在艰苦的学徒生活时期,胸怀大志的井植薰牢记小学老师浜野先生"今后要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学习"的教导,工作再苦再累,也不放松学习。他先后坚持读了8年夜校,前4年学机械制造,后4年学商业会计。机械加算盘,培养了他用数字来考察事物的习惯,也为他涉足电器制造行业打下了牢固的基础。

到了50年代中期,日本社会形成一股仿效美国式文化生活的浪潮,家庭生活追求丰富多采、便利充足。电视机、洗衣机和电冰箱被称之为“三大神器”。因此,三洋电机如果要成为第一流的家电制造商,还必须把目标瞄准到电冰箱上。

  井植薰在松下公司一干就是24年,从学徒到三等职员,从分厂厂长到公司常务董事兼制造部长,成了松下公司内举足轻重的人物。但是,他遏制不住埋在内心多年的欲望,一心想追求属于他自己的事业。1949年底,他向"大老板"松下幸之助提出了辞呈。这对姐夫松下来说,是一个打击。他一再挽留,反复询问辞职的原因,并动员几批说客对井植薰做工作。

1957年4月,生产冰箱的三洋淀川工厂开始开工。他们突破了当时电冰箱的插销拉门,而改用磁性门封,从而避免了小孩子贪玩被闷死在电冰箱的惨剧,再一次风靡整个日本,从此三洋真正跨入了日本综合家电制造业。

  尽管井植薰也不愿意离开用全部青春年华奉献过的这块"故土",但男子汉既然决心已定,就难以改变,他要从零开始,自己去闯一番事业。

1961年夏天,日本掀起了一股空调机热。三洋公司及时推出了独创的分体式空调。后来又推出了冷暖两用空调,一改以往空调只有制冷功能的观念,使空调机几乎成了一年四季都在使用的生活必需品。

  松下终于接受了他的辞呈。1949年12月30日,井植薰挥泪离开了松下公司。

在建立后短短10年内,三洋敏锐地把握市场的脉搏,不断创新,出奇制胜,为“创造新生活”连续走出蜚声全社会的4步妙棋,生产出新型的收音机、洗衣机、电冰箱和空调机,从而奠定了在全日本家电行业中领先的地位。

  1950年春节,井植薰到大哥井植岁男家拜年。大哥问他:"你今后想干什么?"井植薰胸有成竹地说:"我想造收音机。"说完,他将早已酝酿的计划和盘托出。结果,弟兄俩一拍即合,决定合伙干。1950年4月,资金为2000万日元的三洋电机公司宣告成立。井植薰崭新的"三洋生涯"开始了。

正如“三洋”的含义是面向三个大洋:大西洋、太平洋、印度洋,进入20世纪60年代后,井植薰在香港、台湾、加拿大、巴西、美国等地建立了分公司。到80年代末,三洋在世界各地已经拥有101家从事制造或销售的子公司及孙公司。三洋电机海外企业的直接生产销售总额为5000亿日元,雄踞全日本榜首。三洋电机株式会社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横跨三大洋的跨国集团公司。

  当时,收音机已有普及的趋势,前景十分广阔。但由子政府对收音机征收30%的高税,售价偏高,老百姓宁愿自己买零件装配,也不买成品,从而形成收音机销售数量下降的奇怪现象。井植薰认为,只要在如何降低成本上做文章,生产出质量上乘而又价格低廉的收音机来,销路肯定会打开。

“造人”艺术

  在当时日本市场上,一台5灯收音机的零售价在1万日元以上。作为同行业小弟弟的三洋电机,要战胜老牌厂商,就必须把价格降到1万日元以下。

井植薰在他的著名著作《成功源于探索》一书中,第一句话就说:“何谓经营之本?我认为是造就人。”重视人的作用,本是松下公司的经营思想。井植薰从“松下”出来时将这一思想带到了“三洋”,并加以发展完善。他认为,一家成功的企业,必须注重人才的培养,“造人”是比造产品更重要的事。只有“制造”出优秀的企业人才,才能由这批优秀人才 去开发、制造、推销优质的产品。

  首先,井植薰制定出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,年产量为7.8万台。而当时生产收音机的头号厂商松下公司,普及型收音机的年产量也不到5000台,一般厂家更在3000台以下。如果这个大批量生产的计划能够成功,那么生产成本就能大幅度降低,价格便具有竞争力。

要想造就他人,先得塑造自己。井植薰响亮地提出“制造社长”、“制造总经理”的口号。因为一个劣质的总经理是不可能塑造出优秀的员工。只有严于律己才能纠正别人。在自己的公司,他必须做得比每个人都好。井植薰每天上午去公司上班的时间可以精确到秒的程度。天长日久,公司大楼的门卫竟然把他当成了标准时钟,每当他的身影出现在公司大门前,门卫就会有意无意地伸手看自己的表,有时嘴里还会说“今天我的表怎么慢了一分钟”。他这种持之以恒地严格遵守公司纪律的做法,为全体员工起到了一个良好的表率作用。

  其次,真空管是收音机的心脏,它的价格要占收音机出厂价的8%左右。如能争取到真空管专业厂家的理想价格,收音机成本下降也就有了保证。井植薰找了几家厂商,结果都碰了壁。他决定改变谈判策略,采取迂回作战的技巧。

太阳集团,“24-16-8”工作制,是他喊出的又一个口号。他认为,董事以上的干部要具备24小时都为公司工作着想的觉悟,对工作一定要“走火入魔”,时时刻刻为公司操心,甚至晚上做梦也要做公司的梦。对一般管理干部,则要求每天为公司干16小时,除了晚上睡觉做梦可以悉听尊便外,其他时间都必须思考公司的工作。至于一般职工,则要求工作8小时,只要上班时间考虑工作就可以了。

  井植薰找到新日本电气公司的片冈总裁,对他说:"我们三洋公司打算生产收音机,问题是真空管的价格,你能否按我收音机的出厂价的10%卖给我?"片冈眨了眨眼,带着疑惑的口气问:"那么你的收音机打算卖多少钱呢?"井植薰笑着说:"这是企业秘密,我将在收音机首批销售日前一天晚上告诉你。"

在三洋公司,井植薰还有一个长长的外号,叫“一个月出差48次的人”。为了学习最先进的技术,他常常一天之内走访几个国家,连休息都谈不上了,更别说去这些国家观光、旅游、购物了。

  "什么?"片冈被弄糊涂了,"这样的生意我可从未做过。"但他毕竟是个商人,他当然知道真空管的售价一般是整机的8%,而井植薰出的是10%。他盘算后,说:"按出厂价10%定价这个条件我答应,只是你不能把收音机价格定得太低。"井植薰大笑起来:"这是收音机嘛,价格哪能太低呢?太低了我赚什么钱?我有钱赚的话,你不也有10%的份额吗?"

井植薰的“欲善人,先律己”的观念,已被三洋全体员工所接受。一位领导人员只有“塑造自己”,才有资格去“造就别人”,造就部下,并由他们去造出优秀的产品。只有当部下都成为优秀的人才时,他才会懂得如何造就自己,才能去造就他们的部下和周围的人。这样下去,就有更多的优秀的人和优秀的产品被造出来,企业才能迅速发展壮大。也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指导下,三洋才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,创造出这么多的奇迹!

  这种谈判方法虽然有点像在打哑谜,但却充分考虑到买卖双方的利益,双方都有利可图。因此,片冈在考虑再三后,报出了价格的下限,不低于600元。这是接近成本550元的极限价,如果井植薰一开始就明说出600元的买入价,那么谈判十有八九要破裂。当然,井植薰这时心中盘算出厂价已是7000元左右,这个价格既有强劲的市场竞争力,也不会辜负片冈的大力协助。于是,真空管价格的谈判已圆满解决。

成功秘诀

  最后一个难点是外壳设计。当时的收音机,都是清一色的木制外壳。由于制作复杂,大部分为手工操作,一年内要生产出7.8万个木壳,难度相当大,且成本也很高。这时恰逢塑料工业在日本突然间崛起,并植熏灵机一动,用塑料做外壳,不是又漂亮又便宜吗?他迫不及待地找到积水化学公司商量,经过多次试制,第一台用塑料外壳装配的收音机终于制造出来了。

冷峻无情,以打败老师为快。

  1952年3月,三洋公司生产的SS-52型收音机上市了,商店的零售价为8950元,大大低于日本国内同类型收音机的价格,而且塑料外壳非常新潮。这种"价廉物美"的收音机很快就赢得顾客的青睐,三洋电机由此也声誉鹊起,全国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三洋的大名。三洋新型收音机的销售直线上升,当年就达7.7万台,第二年又猛增一倍,达15.8万台,市场占有率跃居日本第二,仅次于松下公司。

先律己,再律人。

  在收音机上一炮打响后,三洋公司并未就此止步。1952年夏天的一天,井植薰下班回家,看见门口放着一台洗衣机。第二天上班一问,才知道大哥岁男给公司干部们每人送了一台,只是型号各不相同。

  井植薰立刻明白了:"大哥的意思是让我们研制洗衣机吧。"

  从此,他带着大家开始研究各种国产及进口洗衣机,从产品的安全性能、使用方便程度以及廉价性等方面进行反复试验,好端端的一个经理室经常被弄得湿漉漉的。经过几十天的奋战,三洋公司终于研制出了桶状搅拌式洗衣机。

编辑:交流平台 本文来源:他在姐夫松下幸之助的"松下电器制作所"当学徒,

关键词: